1. 首页 >
  2. 学生作品 >
  3. 高中生作品

沉默时期的爱情(浙江 邓揭思晨)

责编:丁毅 发布日期:2020-03-18 分享


沉默时期的爱情

邓揭思晨浙江省杭州市学军中学紫金港校区高三

 

购物车披荆斩棘地往前,轮子滚过地砖的缝,发出嘎啦嘎啦的响动,很有开疆拓土的气势。

英英是一个“战士”,她戴着口罩,处于同一个空间的还有零星几个看不到面孔的“战友”。大米、面粉、食用油、蔬菜……必需的不必需的,重重叠叠堆成了个小山。人们见缝插针似地钉在这一座座山包间,眼神木讷。

这许许多多,没有人讲话。沉默在沉默中蔓延。

有的只是掩在口罩后面微不可闻的清嗓声,以及收银台简短响起的条码机冰冷的机械声。

——嘀——嘀。

你只能从有序的移动中,判断出大家还活着。

 

“我玩过《瘟疫公司》,熊熊,感觉挺像的。要想成功,传染能力先点满,等全部人类感染上了,一口气消灭!”英英看着深夜才回家的丈夫在玄关处小心翼翼地取下口罩。

熊熊听着妻子俏皮的言论,疲惫的神情渐渐消失。“目前解药正在努力研究中,进度已经到了百分之五十。你们玩家要小心了,我们科学家也是很厉害的”,他收起玩笑,正色起来“英英,尽量不要出门了,这次的疫情很严峻,无论我们多有攻克它的信心,我都不希望你有那个万一。”

英英吻了一下丈夫的额角。

“我回来拿个文件,待会还要去医院开会,别等我了,你先睡。”熊熊想给他的宝贝一个告别吻,然而医学工作者的理智让他只是伸长了手臂摸了摸英英的头。

 

她在梦里拥有了一千个吻,他是她的国王,她是他的皇后,是租借不来的爱情。

熊熊不回家了。

一开始每周还有几次温存的通话,后来变成了短信,到最后,英英只能疯狂地刷新着官方消息,看着新的研究不断公布。

这几个月她读得最多的就是马尔克斯的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。看着书里写,“在霍乱时期,没有什么比拥有一个当医生的丈夫更可靠的。”英英只有苦笑的份儿。

她开始熬夜,微博上转发那些求助贴、科普贴,为人间的伤痛而哭,为英雄的努力而乐。

早上八点差一刻,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。

“英英女士您好,我是防疫中心的,您的丈夫确诊为新冠患者,目前正在专门机构接受治疗。根据调查您在两个月前和其有密切接触,但无就诊史,我们将于九点派专人前往您的住所……”

睡眠缺少的脑袋昏昏沉沉,一激灵倒是醒了。她的心跳非常快,浑身的血液却越来越冷,只知道机械地回好。

医护人员给她做检查的时候,英英呕吐了。尽管没有其他的明显表征,她还是接受了医学隔离。

隔天结果出来,她还算健康,只是,孕育了一个新生命。

“你爸爸会好的呀,等你出来,他肯定很高兴。”英英时隔两个月终于笑了,笑着笑着又哭了,但这是她哭的最后一次。

半个月后回家,还是一个人,但生活有了点不同,冷清感被复杂而鼓胀的情绪所替代了。

阳台外传来一声吼:“对面的朋友还好吗?!请举起你们的手,我为大家带来一首《今夜无人入睡》。”

整个小区的人都探出头了,大家开着手机的闪光灯,挥动着臂膀,喊声里充满着激动。

意大利语英英听不懂,但这无法阻挡音乐的力量,他们直抵内心深处,把所有的希望与爱都唤醒了!

她上网一查,最后一段歌词就刻在了心里,歌声也正好回荡在整个天际:消失吧黑夜!星星沉落下去星星沉落下去!黎明时我将获胜!我将获胜!我将获胜!

是的,我们会获胜,像太阳仍然升起那样笃定。

熊熊突然出现在家里,英英心里的欣喜满得快要溢出来。她张了张嘴,却突然觉得多日憋闷的话太多太啰嗦,一时间竟然不知道从何说起。

“你回来了。”

“我回家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