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 >
  2. 社团金榜 >
  3. 高中文学社团

社团巡礼:江苏省泰州中学梅苑文学社

发布日期:2019-12-26 分享

江苏省泰州中学学校大门口.jpg


社团介绍

梅苑文学社孕育在有着丰厚历史文化底蕴的沃土之中,一如梅花,数月的酝酿,渴求带来久久的清香。从创立至今,在国家、省市级报刊,师生累计发表一千余篇(首)作品,在国家级、省市级作文比赛中屡获大奖。该社曾被《中学语文》《中学生阅读》《语文世界》《泰州晚报》等报刊做专版报道,多次被评为“全国优秀文学社团”

 

校长寄语

我校梅苑文学社成立于1998年,多年来活动一直有序开展,语文组的老师们为办好文学社倾注了很大的心血。文学素养是人生中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,在学有余力的同时,希望通过文学这一媒介为学生插上梦的翅膀。我校是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的文学特长生基地,希望孩子们砥砺前行,更进一步!

——江苏省泰州中学封留才 

指导教师

邰旻:我协助何文峰老师,在社团的组织建设、活动开展、写作指导、社刊编撰等工作中尽自己的绵薄之力。比如工作中我处处留心,积极为社刊寻找、积累优质稿件。在批改学生的大作文、周记、读书笔记时,只要遇到让我眼前一亮的文章,就马上联系作者,当面交流,指导其认真修改,并将文章转为电子稿,以便更好地保存。我注重通过对学生作文错误的批改来提高其写作能力,针对每位学生文章的缺点进行有效指导,并鼓励学生根据修改意见进行二次创作。“不经一番寒彻骨,哪得梅花扑鼻香”,我愿与社员们继续努力提高文学素养,争做“腹有诗书气自华”的人!


何文峰老师带领学生参加“叶圣陶“杯全国新作文大赛””.jpg

 

佳作展台

霓裳不落幕

 

王诗涵

 

总有一曲霓裳未惊破,总有一种人生不落幕。

上台是容易的。沉沉的大幕徐徐拉开,瞬间灯光拢聚,台下是乌泱泱的人群。轻吁一口气后站定,京胡声起,一抖霓裳,展舒水袖翩翩起舞,金扇缓开半露红妆,在一潮又一潮的喝彩声中,我完成又一次亮相。之于戏早已熟稔,几个圆场便已“不觉来到百花亭”,在这一方舞台上,我是主角,《贵妃醉酒》的舞台属于我。

还记得老师我说过的那句开蒙铭,所谓“台上容易台下难”。

台下是不容易的,在天地大舞台间。很多年前,我在团里只是一个微不起眼的龙套,美其名曰《贵妃醉酒》的B角演员。每一次站在黑暗的后台之下,透过隐隐帘幕,远远地望着台上那个神圣的位置,雍容华贵、风光无限的A角演员戴凤冠、披云肩,风情万种。贵妃醉了,帝王失约,去往会西宫梅妃处。贵妃成了皇宫里的B角,却又是这舞台上的A角,角色的不同定位让人嗟叹不已。舞台上的A角在用心演绎着戏里的B角,而此刻台下身为B角的我,又何尝不想转换成为聚光灯下的主角,在“皓月当空”感受那“好一似嫦娥离月宫”的高处不胜寒。下得台来的A角儿面对痴痴相望的我莞尔一笑,兰指一挥道:“你呀,还是把做侍女的扇子掌好吧!”

小说家毕飞宇写过《青衣》,筱艳秋演了一生的嫦娥,A角!可最终呢?西方将《青衣》的书名翻译为《月亮的歌剧》,月有阴晴圆缺,是宿命,也是一种过程。

与舞台相比,我更迷恋霓裳。《贵妃醉酒》里没有出现的梅妃,受赏过一斛珠,也因此写出“长门自是无梳洗,何必珍珠慰寂寥”的诗句,女人喜欢说反话,更可见她的不甘心的。

我也不甘心,还是一直等待着一个从幕后走到幕前的机会,就如同梅妃仿照司马相如的《长门赋》写了《楼东赋》,一直在等待着帝王的垂青。最终她等到了,让贵妃去醉酒成了B角。主角的梦,在我的心中破土而出,生根,发芽。每晚回房后,跟着录音机哼唱,脑海中一遍遍回放着名家表演时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。不论春夏秋冬,圆场、卧鱼等基本功是决不能丢的。曾经在练身段时,为了找寻最完美的角度,差点儿闪了腰。年岁久了,腿上又青又紫,旧伤未愈又添新痕。可我不怨,我还在等。

我的那位A角最终也成了另一位筱艳秋,在一次重大演出之前突然失声,上台于她不再是容易与否的定义。临危受命,我接替她登台演出,“海岛冰轮初转腾……”轻甩水袖,缓移莲步,牡丹扇开开合合,兰花指升升降降,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这个初出茅庐的新人演员身上。白雾弥漫中,我仿佛见到贵妃穿越千年风尘依附于身,带着我在仙境中翩飞,时而作醉酒娇嗔之状,时而作等君忧愁之态,玉颊含赤,星眼微觞,秋色横波处,将唱功、神态、舞蹈、身段、气韵发挥得淋漓尽致。台下忽地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。终于成功了!我喜极而泣。这一出戏,使我一炮而红,成为了贵妃不可替代的A角。人们都说,我生活的水城除了梅大师,又出了个贵妃二代!

曲终人不见,江上数峰青。每每回到台下,卸去光鲜,我却又发现自己不再是那么笃定了。我是A角了,我的B角在哪里?

真如曲中唱的那般,似水流年,日子也是如花美眷一般。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台下的座席渐坐渐稀,舞台之外,流行音乐已风靡全国。剧团里的阿旺叔一次在我耳边说:“现在戏团里好多人去唱流行歌儿,那个受欢迎,赚得多,一副好嗓子,哪里都能用得上,你干脆转流行吧!”振聋发聩,是醍醐灌顶,还是发人深省?回望那深深的舞台,轻抚架间悬挂的霓裳,我的心中也悲凉,却也升腾着一种别样的力量——“不,别人唱流行歌是别人的事,我只管唱好我的戏,唱戏该是我专注的事,为了自己,为了观众。”我微笑着说。马嵬坡下泥土中,已不见贵妃玉颜,而梅妃长眠在梅花树下,连君臣相顾尽沾衣都没有等到。俱往矣,舞榭歌台却仍在,B角等到了就演A角,A角演完了再演B角,一江春水几曾流尽,而我,不管是A角还是B角,坚守在这方舞台上,我就是主角,不管是梅妃还是贵妃,我演谁谁就是主角。

霓裳不落幕,与舞台无关,有人生维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指导老师:何文峰)  

 

行走在阳光下

 

吴勉行

 

坐着前往瑞士的列车,我的心底倏然流淌出一片宁静澄澈的湖。

往窗外探去,空濛而迷离的阳光给大地笼罩上了一片鹅黄缥碧的面纱,远处的田垄,先是一面面开阔的绿,而后那一层层跃然的黄便迫不及待地拥了上去。这个国家群山连绵,一座座色彩各异的民居散散地环绕着山,那些勤劳美丽的牧民和成群的牛羊便是这一座座山的主人。

勤劳的牧民身着斑斓的民族服装,从远处便能听见他们嘹亮的歌声。这里的牛有着阔大的背,毛浓密纤长,有的白色,有的成棕色,交替在一起,好像山坡时而积落了一片厚厚的叶,时而裸露出一片狭长的土地。牛的脖子上,总挂着一个用彩色布穿着的银铃铛。每当它们摇晃着步子慢悠悠走远时,银铃铛在阳光的反射下,总放出一阵阵耀眼的光,那清脆的摇铃声,好像在提醒主人莫要让它们走远。若是主人想召集它们,那也好办,举起手里的银铃铛,定是最大的、铃声传播最远的那一个,举在灿烂的阳光下,微微晃动手腕——那一队牛儿便会乖乖地自己集起队,像是一个个稚子,缓缓走向牧人的怀抱。阳光一束束地洒下,荡漾出一片金黄,这人与自然的一片和谐之景,真如我的阳光,荡漾在我心中那片宁静的湖上,给我送来温暖。

此情此景,让我忆起了来时路上的那场奇妙的太阳雨。云层低低地漂浮着、游荡着,阳光给云层镀上了光晕,金黄得使人沉醉。突然,几朵云好像卷积了起来,刹那间云上便有了些晦暗。随着列车的前进,那些被我们抛在身后的云都团聚了起来,再也望不见湛蓝的天空。一束雨一下子冲破了云层,点点滴滴缠缠绵绵地落了下来。一时间,我们身后所有的雨仿佛活了过来,争先恐后地落下,有时还能望见一道蓝紫色的闪电,从乌蒙蒙的云层中劈开一道漆黑的口子,而震耳欲聋的雷声,则是好久才能听见。奇特的是,无论我们走多远,纵然身后是怎样的密布乌云,我们始终行走在阳光下,行走在高爽的晴空里。

大自然给予了我们如阳光般的温暖,与自然和谐相处,心底便总有片片阳光倾泻。同时,大自然还教会我们一个道理:无论过去如何晦暗,只要心中有光,便能行走在阳光下。

与阳光共舞,感受自然的那份美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指导老师:张本良)

 

视  野

 

詹晓雯

 

时常有人问:视野大者与视野小者谁更幸福?

大视野派与小视野派的争论不是东风压倒西风,就是西风挫败东风,常常没有答案。而我以为,这个“更”字,是说不通的。以大观园为例,大观园里的女子的视野有大有小,但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幸福。

玉是冰清玉洁之物,象征着纯洁美好。红楼梦里带玉者寥寥,红玉虽是一个丫鬟,却名为玉,足以见得作者曹雪芹对她的青睐。红玉的出生是很卑微的,父母是“一个天聋,一个地哑。”在佳人众多的怡红院里,看似她只能充当一个不起眼的角色。但她虽是小人物,却有着大视野。她不像袭人把全部心思投在宝玉身上,她的人生理想在怡红院之外更广的地方。于是她把握住给凤姐做事的机会,跟在凤姐身后,进一步扩宽自己的见识,发挥自己的才干。

也正因为她有大视野,才不屈服于“随便配个小子打发出去”的命运,勇敢地丢下了手帕,和自己喜爱的人在一起,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。又因为她有长远目光、广阔的视野,她化去琐碎的恶意,只记得大家给她的点点恩情,在最终贾府破败之际救了宝玉,实现了自己的价值,体会到她梦想中平等的幸福。曹雪芹对她青睐有佳的原因,或许就因为她超乎常人的视野吧。

然而,在处于黑暗的时候,小视野恰恰是自己的一根稻草,是心中的慰藉。 香菱本来是乡绅甄士隐的女儿,本该过着富足的生活,却因仆人的疏忽,被人拐卖、争抢,最后变成弃妾。她享受过宠爱和富贵,但更多的确是悲惨的日子,毫无快乐可言。可她却有一种幸福感,这股幸福感就源于她的小视野。她不像赵姨娘那样嫉妒别人,也不像黛玉那样斤斤计较,她不追求她得不到的完美的生活,她只将视线放在自己的小小世界里。她穿着红裙,斗草,吟诗,风来她迎风,雨来她看雨。倘若风雨加身,一时困顿时候,虽然难免愁苦。但是风雨退去,依然有欣赏彩虹的心境。谁说小视野就不能幸福呢?

假如这两个人的视野反过来,结局会怎样呢?红玉若只安安分分做好端茶送水的事,便会错过一个又一个追求美好的机会,香菱若憧憬向往小姐们的生活,则会陷入无边的不满与痛苦。因此,在不同的境况下,视野的大小都能给我们带来幸福。当你摆脱不了命运的魔爪,小视野是你的精神慰藉,不妨欣赏自己小小世界里的美好;而当你有能力把握追求自己的幸福,大视野则会帮你飞到更广更美的世界。

你若是看惯海,你自然不会跟从小住在溪边的人争辩水的壮丽。可若没有见过海,你也能从涓涓流水中体会出生活的美好。其实答案很简单,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的大视野固然有不同于常人的幸福,但“与谁同坐,明月清风我”的小确幸也同样难能可贵。

  (指导老师:施秀娟)

  

熬  糖

 

印中华

 

顶着一头戾气,又高傲又自责。清点过往的脚印,每一步都完整,却又都用零碎组成。看吧,错了,对了,又错了……

面对眼前平整铺设的卷面上的圈点,会觉得特别别扭。亦如锅里熬着的糖,咕咕地冒着泡,掐不准的时钟总让人恼火。温度远高于100摄氏度,整面糖鼓成一个大气泡,并维持许久的动态平衡,忽就自生感动,陶醉自然的奥妙后忽地惊醒,锅中的糖已经泛白,再失败!

整片大脑只留下掐不准的钟和它最后鼓起的样子,完整的记忆里仅剩下不完美的败笔。

深呼吸,倒水,重加糖。点火瞬间看见糖细成一道缝在水中,遁入又消逝。看见白烟在空中被油烟机抽走,白糖水发黄。看见自己熬糖前自信的样子,被一点点消磨。

冒泡,用筷子搅,把所有圆满而光滑的美好戳破,再戳破。等糖愈显得发棕。看见自己在绝望中切齿咬牙之状,看见自己被愤怒扭曲的狼狈样!

泡起得更慢了,双手却仍进行着方才的动作,以防再次发生刚才的自我感动的行为。等整锅糖掀起,关火。乘着热劲倒入玻璃容器。此时和锅中粘底的糖作最后斗争,加水,等它融化些了,直接倒入垃圾的行列,暴躁,惊恐,怀疑。一瞬间发生了,看见自己熬的糖仍嘟嘟冒泡,心中悬着的巨石也落下来,无奈而心酸!

细数无数的不完整,那蓄势待起的泡,那锅底粘住的焦糖,那些安放在脚落里失败,尝了一口的失水过多的焦糖。可那一罐糖,被修补得完完整整,平静地躺在里面。

学习抑或如此,没有不努力,只是没有找准节奏。加之侥幸,贪恋,总会留有遗憾。零零碎碎,缝缝补补,努力勾勒美好前程。那破碎的完整密封在玻璃器皿里消气,沉淀后又趋于完整。那些多余的焦虑和不安或许荒唐,等时间轻抚后,所有的存在都合理,所有的破碎都完整。

收拾心情,等糖膜被筷子搅拌,让时间渗入……

一锅诱人的焦糖熬制完美!

(指导老师:封敏